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24(上)

與這個色 所以明與色與這個空 一切這些理論 所以若無這個明 啊無外面這個事體 咱哪有這個空照 所以明 能照 所以有照無物才說空 所以讓你了解這個不異 所以這個 明白這個色境與咱這個空義是咱的明照 所以這個一切的性質呢 都是咱的思想 有正確與無正確 圓融咱的理論 這個就是端正咱的思想 所以進一步才咯呷你聲明說 即是 讓你圓融這個真義 可以通達 所以真義就是通達這個事體 可以了達一切 所以圓融無礙 色與空可以通不二 無差別 這個就是真義通達 迷 謂之疑 疑呢 迷執 疑就是迷執 義就是智慧顯用 所以咱凡夫就是疑 疑 疑鬼疑怪 不能辨別事實 所以咱這個真義 所以可以配合咱真實 般若第一義空 義就是咱的智慧 這個義與理可以分齊 義理分齊才可以圓通一切的事體 事事無礙 理事無礙 所以咱這個真義 是咱的審察真實 理論圓徹 所以咱的般若的妙慧呢 是咱本俱的 是咱的義相 若無咱的義相不能圓融這個空理 所以一切的理論都是依這個觀照起用 成立這個智慧 有這個觀照的起用 成立咱的智慧呢 才可以體會一切 對外一切法可以顯實 妙用 所以對外一切法顯實 就是認識真實 所以叫做實相 當體即是真如真 是一模一樣 如 如如不動 所以這個真如 是咱的內在審察真實 那個實相 那個顯用 真如的理體 真如才可以顯理用 所以真如顯理體 所以這個就是般若 本俱的性德 咱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真實 這個值得咱來研究 若沒對這個心地法門 回光反照 審察倒轉來自己 找咱本來的 初入呢 要找咱的念頭 把咱一切的妄念解得開 所以幻化不實 這些思想可以解開 這些迷執可以通了解 所以自己來找咱自己 所以這些真如的理體呢 要可以清楚 你呷沒找到本來面目 這個真實的真如 不能實現 當體即是真如 你說幻化就不是真如嘛 依然也是咱的真如 你妄亂的思想雖是妄亂 依然是你的真如 真如具足十法界 隨你的因緣 隨緣不變 不變隨緣 你的因緣屬在好的 你的見解上就是好的 你的因緣屬在壞的 你的見解上屬在壞的 所以這個真如每一個人就是具足 當下迷與悟的差別 真實 萬項都咱想的 隨咱的因緣 想得好做得好 想得壞做得壞 所以這個真如具足十法界 你的因緣屬在壞 要殺死人 要想什麼 都你自己想的依然你的如意 一切 萬般就是你的如意 若無你的如意 你也不會去殺死人 無你的如意你不會去做賊 無你的如意你不會跳舞 不會去賭博 不會去做壞事情 所以一切都是咱的如意 咱的想按怎就做按怎 想按怎就做按怎 那就是真如 迷的真如 無理論的真如 迷失自己的真如 不了解自己的真如 侮弄自己的真如 咱若希望要做什麼就按怎 要做什麼就什麼 所以要達取咱研究說萬項都是咱的如意 迷故 自己不了解自己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煩惱也是咱想的 不願 不放人過 也是咱想的 要一切跟人家爭鬥 一切種種的思想 都是咱想的 所以就是咱的矇懂的顛倒思想造一切的迷執 自己懞懂自己 害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會這個六道的輪迴 生死輪迴 也是咱自己迷執自己 矇懂自己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為了這樣呢 不能解脫 所以咱才特別 咱這裡說的真如 究竟是什麼 究竟是菩薩 可以通達 解脫 這個真義 所以有這個真義 就是咱會圓徹理論 義可以顯理 以理可以圓通事 事事可以無礙 理事可以圓徹 所以可以解開咱的一切的矛盾 這都是咱自己創造自己的真實 所以不能了達 迷這個理 著這個外境去造一切的生滅 所以都是咱的顛倒的執著 所以凡夫就是長流在這個苦海萬重波 所以生滅不息癡癡迷迷 迷迷糊糊 所以不能通圓徹這個事理 所以咱這裡是般若妙慧 般若是什麼 就是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理論圓徹 生咱的妙慧 這就是自性的般若 所以咱這部心經純然是以觀照而理用 所以這個觀照般若的宗旨呢 就是要顯用咱的實相 本來面目 所以有這個觀照的般若起用 有這個宗旨安立 才可以起慧 了達這個實相 所以實相般若就是咱的歸處 因為若沒回光反照 找咱本來面目 自己若沒去找自己 了解自己 創造自己呢 對外都是迷執 所以咱這部心經主要 最重要就是這個三觀妙用的發揮 這個三觀妙用就是一心 一心呢 就對咱的心地下功夫 所以所有的經典無這字心字 甘那咱這部心經 獨獨有這字心字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就是約這個心地法門 發揮自己 創造自己 了解自己 找咱本來面目 這個功夫 呼來 咱今嘛要了解這個 凡夫一切都是不了解這個緣起論 所以咱學佛的人呢 特別對這個緣起 這個因就是空間 緣就是時間 這個因緣成立 成自然 所以這個緣起呢 不明白 所以造出呷一切的迷執 所以緣起性空的理論呢 就是說 前所說是在打破咱這個一切的執著所以讓咱了解這個緣起 就是咱的空相這個理論 打破咱的執著 啟用咱的空相中 來回光反照 審察這個真實 所以用這個空觀來照 三觀妙用就起初對這個空觀深入 要按怎號作空觀呢 要了達一切法當體皆是咱的空相中 所以在這個空相對外沒染塵 審察這個真實 對咱的相去呷觀照 這個觀照就是咱的了解自己 審察自己 所以用這個空觀 了解說一切法都是咱的空相 你有去執取否 有染塵否 所以沒染塵呢 這個是空照而已 所以對外一切的這個境上 是咱的空照無物 故說 色不異空 因為 若沒這樣不能攝用歸體 咱用咱這個空相中去呷審察真實 對外這個事體上 可以呷體相用 你若沒審察這個真實 要按怎呷體相用呢 所以雖是看到這只甌仔 這個事體上當下即是咱的空相中 審察這個來源 這個緣起 這只甌仔是按怎緣起 審察這個是工巧 用土來呷它揉呼可以通黏 啊咯可以軟潤 啊才來呷作一只甌仔 用這個工巧的手法來呷印成一只甌仔 所以可以咯呷燒 咯呷上釉 這是工巧 審察這個工巧 了達 當下即是土 甌即是土 這只甌不異空 就是它的本質 對外就是它的本質 土 對內 這個色一切的事體 即是咱的空相 所以今嘛這裡講的 當下這只甌沒離開咱的空相 色不異空 對這個外的事體了解一切 都是咱去呷審察妙用 理體可以圓融 可以通活用這個事體 所以以這個事體 咱有理徹 可以呷活用 所以體相用 咱的事相上是外 迷 執著這個事相 著這個事相 回光反照 是咱的審察 理用 通達這個一切 所以理體可以圓融 這個事體可以呷活用 若無咱的空觀 理體不能圓融 所以不能呷真實的理用 咱的審察事實 咱的空觀可以通達 所以這個空義顯理性 可以呷對外的事體呷活用 這個叫做 體相用 二乘雖然說可以達取呷這個諸法皆空的理體 今嘛可以呷理論圓徹 把這個空相中 咱可以妙觀察 可以空觀 有這個審察的理用 可是呢 這個我執還咯執住 對這個事體上雖是說無礙來講 不過你執這個空 所以迷執在這個空理 所以號作 飲三昧酒 墮無為坑 你了解說 你的審察真實 這個空相中 你有觀照的般若 所以有入空 這個號作有定 以定生慧 了達 不過 了解說一切的理論就是咱的圓徹一切 無為是咱的冷暖自知 這無為法 無為就是咱自性通達 這個執在這個無為法 所以著這個空義 執空 今嘛你了達 這樣呢 這個空義也通達 有真諦理 圓徹 對 執在空裡 這樣叫做四果羅漢 可以這個觀察這個一切的境界都是煩惱 因為宿命通達 你既然呷四果完成呢 審察真實 所以一看呢 三界如火宅 一切皆是冤家 活驚就死 所以宿命通達呢 不敢出來探一個頭 不敢出來救度眾生 只有獨善其身 躲起來 我就解脫就好 這樣呢 這款的自利不能利他 所以不時在苛責這些羅漢 你們這些獨善其身 自了漢 不敢出來啟化眾生 你甘那自利沒利他 永遠就做死羅漢 所以這款呢 不能永遠來常續這個佛法 所以苛責這個這些羅漢說 焦芽敗種 敗滅佛種 你甘那自利 不敢出來 獨善其身你要說什麼號作解脫呢 你得要上求佛法 下化眾生 上求下化 甭通驚 羅漢就是說驚跌倒 三界如火宅 眾生都是冤家 難免 宿命通達 你上天也得下地來 這個眾生 大家看起來都有一個因緣在 一切就都是咱的冤家 按怎說呢 無始以來 不是尪就是某 就是親戚五十 一切都牽連在 所以一切有牽連呢 難免 咱欠人 人會討啊 怕被人抓到 所以四果羅漢都是躲呷跑沒路 不敢咯來 雖是他有解脫生死 不過塵沙未盡我執執住 這樣不敢出來 永遠都是死羅漢 沒價值 咱這裡不是說要自利 所以咱今嘛用這個假觀 這個要了解這個真空的理性 不是說完完全全要自利的 所以就是要讓你打破一切的矛盾自利以後要利他 所以若沒利他的精神呢 免談 所以這個真空實相的理體呢 不是甘那咱要自利的 是要讓咱出假度生 可以咯出假度生 自利可以利他 自覺可以覺他 覺行可以圓滿這樣才是真實 咱深入這個般若的價值 所以咱要了解說這個諸相 一切可以見咱的真空實相 所以這個一切相 就是咱的真空實相 所以當下呢 空不異色 這個一切的諸法 都是咱的從體起用 理論圓徹 事事可以無礙 理事圓徹 造成這個理體圓融 所以若無這個理體圓融 這個空的真義不能出假 義與理不能分齊 義理不能分齊 不能妙用 不能啟化眾生 所以咱這部心經就是要讓咱自性通達 義與理可以分齊 可以妙用 可以理論圓徹 可以三根普被 可以鑑機 可以說法 才可以從體起用這個道理 所以你若沒圓融到這個事實 親證這個本來 不能通對外發用 所以用這個觀照的般若 了解這個一切外都是假 用這個假觀 雖是假 用咱的理體上 圓融一切的理性 所以可以通教化 通達 所以號作 出假度生 對 我是理論圓徹 我的自性通達 啊我這個理體圓融 雖是說咱的義 義理通達 可以圓融 這個就是要出假 我所有的實相 顯這個真如理體 這個就是出假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