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25(上)

所以可以妙觀 審察 可以顯咱這個法輪常轉 口輪能說法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是極其妙 菩薩 大菩薩 等覺菩薩 若沒依這個三觀妙用 不能三輪體用 不能體用不二 所以法法不能常轉 所以要圓滿這個法門道理 所以要這個中道理體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就是這個中道一切圓融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的理論呢 可以說不可思議 學佛若沒對這裡入呢 要按怎來成就 無法度 不能迴光返照 不能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哪裡可以成就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可以說對咱最殊勝 不可思議的妙用 所以這個大道理呢 若沒深入 對這個三觀妙用的理論若沒圓徹 無法度 求得正法 所以要求證求實 就是咱的審察真實 所以學佛呢 要認識事實 不能盲從 不能欺騙自己 所以沒盲從 得要審察真實 理論有圓徹 這樣呢才可以找到咱的自性 所以用這個三觀妙用 才可以回光反照審察自己 找到本來面目 這是真事實 是真鐵證 所以學佛若觀行就是五品位的弟子 對這個觀若沒入 無一個會成就這個是事實的關聯這樣 所以咱對這個三觀一概若沒呷深入 不能成就 來呷利用這樣 所以咱以上所說的都是 色空不異的道理 所以這個色不異空 是在破凡夫的執著 這些我執 讓你可以修這個空觀 這個 凡夫就是迷失自己 不了解自己 在侮弄自己 呷你說空 就是破你的迷執 了解這個外都是假 所以色不異空 所有一切不異咱的思想 一切沒離開咱的思想 所以色不異空 讓你了解這個空 要按怎觀察 所以後壁面呷你說空不異色 所以這個空呢 要讓你回光反照 破咱的我執 因為咱的思想讓這個身軀執持住 有這個我 有這個我 所以這個空不異色就是要破二乘 著空的法執 什麼叫做二乘 就是聲聞 緣覺 這號作二乘 聲聞乘與緣覺乘叫做二乘 所以你甭通執空 你要修假觀 讓你了解這個色空不異的道理 可以深入這個出假 所以若無出假的道理呢 不能圓融 所以色空不異的道理呢 就是要破這個二乘的理論 所以理論若沒圓融呢 不能通即合 所以圓融相 這個能圓 一切這個相 一切的相都是咱可以通去呷審察 所以可以呷審察 理論才可以圓徹 所以因為恐怕咱不能圓融這個相即 相即就是說當下即是咱的實相 所以這個圓融這個相即 即是 所以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所以可以圓融這個中道的妙理 所以可以破咱這個權教 這個權教菩薩就是還咯執著這個空假二邊 我法二執 所以執著我在說法 我在度眾生還有這個我執與法執 所以用這個中道理論 教你修中觀 破你這個一切的執著 破你這個我法二執 所以這個中觀就是要破你的我法二執 所以色不異空這個理體很深奧不異 當下即是中道 一切法即是假 理論是咱圓徹事體 不是真 所以用這個道理 可以分明 圓明事實 理論有事實 叫做中觀 所以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的道理 這都是很深奧 所以不是簡單可以譬喻的 所以後壁面咱來呷譬喻一個一切的比較 卡容易這個明白 若沒咯再譬喻呢 咯按怎聽就還未了解 所以咱這部心經 咱在講都有七番共解 所以引這個經典 引這個卡早人的聖者他的理論 所以引經據典來譬喻一般 這樣一項一項 所以直直比較 才所以可以讓咱容易明白 所以若無一項一項的比較呢不能容易明白 所以才得七番共解 一項一項來比較 一項一項來譬喻 所以才容易深入 容易研究這樣 今嘛 咱前所講的深入 今嘛來這個譬喻 就是卡顯這個淺出來 深入淺出 所以咱今嘛來譬喻這個色空的問題 咱用這個金子來呷做器具 這個金來呷譬喻真空 這個器具譬喻色 今嘛 咱一項金子來講 也會容易來呷做手指 手環 簪仔頭釵 所以種種的器具 雖是現象一切的這個體形有差別 本來面目呢 無差別 所以一塊金子你若呷做手環 啊與呷做手指 啊與做簪仔頭釵 種種這些器類 所以一項金子可以分別 那個體形一切 可以發現這很多款 一切不同的形體 所以這個形體呢 本來就是金 不過實際上呢 咱呷看 有手環 有手指 有鍊子 有種種不相同的器具 因為這樣呢 迷呢 不了解金子的本身 成立這個器相 對這個體相去呷執著 手環啦 啊那手指啦 啊那鍊子啦 啊那簪仔頭釵 可是 這些一切的體相都是假 雖然說體質不同 當體即是金 所以咱要了解說 這個不平等的造作 隨咱的要求 要造什麼就造什麼 雖是那些器類的存在 同時也沒離開它的本質 手環同時也沒離開金 手指同時也沒離開金 你咯鍊子一切的器質不相同來講 所以當下即是金 所以同時呢 所有的器具都是金 所以萬般呢 咱的迷執讓這個事體呷咱迷昧 所以離開手環要到哪找金 離開手指也沒凍找金 所以要了解說 認識金子即是平等 這個這些一切的這個事體 金子是平等 你呷做手環也是金 做手指也是金 做鍊子也是金 所以本來的金子是平等 無差別 甭通去著器取金 所以著器取金有一個差別 金環啦 金手指啦 金鍊子 所以號作著器取金 你不了解說 雖是這個名相不同 當下即是金 所以甭通讓這個器的顛倒 發生這個作用 心理狀態的變化 所以凡夫通常是讓這個器體質的 呷你的矛盾 迷在事體 不了解它的本來 所以咱學佛當下即是 當體即是金 器器都不異金 所以可以自證其體即是金 依金成體 不是依體起金 所以當下即是平等 所以金不異器 器不異金 金即是器 器即是金 所以手環不異金 金不異手環 手環即是金 金即是手環 所以當體即是 所以本體呢 就是本來的金 所以這個事體即是假 金即是真 今嘛就是在破迷顯真 讓咱了解這個真空 這個實相的理體 了解說金可比這個空 本來面目這個體形即是假 所以這個空假不二的道理 今嘛咱咯來講一個卡明白 來譬喻這個波 所以波呢就是水 所以若無這個水呢 不能成波 所以這個海湧 海湧譬如做色 水來譬喻做空 所以這個風浪就是依這個水來成 當體即是水 所以這個波浪不異於水 若無水呢 哪會起波浪 所以水即是波浪 啊波浪即是水 所以你若不了解水的本來的 若無這個水的本來的 哪裡風動波浪會起呢 無這些水 風按怎動 你就無波浪 所以有這個水 啊風來動才有這個波浪 你若說 你有波浪嘛 一但若無風 水自然平 所以無這個風 當體即是水了 所以一切都是平時的變化 當體你得要了解說 認識真實 所以這個水與波 種種的道理 你若可以圓融 所以這個色空呢 就可以圓和不礙 所以這個理性的圓達 今嘛這些譬喻就是要讓你了解這個三觀妙用 對這個空有要按怎無礙 色與空要按怎圓和 所以用這個金與用這個水 所以用這個金與水來譬喻作空 本來面目 用這個風與這個金器來譬喻色 所以這個心的緣影 所以都不了解這個本來面目 所以這個心 著這個色 對外取著 甘那像水底月 波浪的幻影造就你的生滅 無常 所以水底月 風若動 水就動 水若動 這個水底月就搖搖浮浮 這個幻相 幻滅 所以起滅無常 所以這個三觀妙用 要讓你了解這個真空妙義 讓你回光反照 咱是空中月 所以空中的月呢 一月照千江 千江有水千江月 迴光返照咱的本來的月 萬里無雲萬里天 本來面目 安然自在 不變 所以隨緣 這個水底的月 按怎風浪 波動 當體呢 本來的這個月不動所以當體 咱的心與色 身心對外矛盾 造一切的迷執 所以這個色空就是要破咱的身心 甭通咯迷執這個外塵 所以咱這個色身讓這個外的取著 墮落這個 永遠在這個苦海萬重波所以像水底月 永遠在那裡浮浮搖搖 永遠在那裡在生滅 有一下 無一下 光一下 暗一下 很可憐 所以眾生為了這個迷執外塵 讓這個假呷咱矛盾 呷咱迷惑受這個錢財 美色 愛慾 名利 這樣呷咱浮浮搖搖 身心不能安然 造一切的矛盾 才在這個生死輪迴 所以咱這個三觀妙用 就是要以這個空破咱的迷執 顯咱的真實 本來面目 讓咱了解本來 這個明 可以圓融本來的 所以可以找到本來面目 自己可以了解自己 創造自己 可以宇宙人生萬徹 這個是真實的 咱今晚 把這個色空呢 最後咯來翻出來 咯再講一遍 咱今嘛對這個眾生 迷的人 不了解自己 那個夢想執著 這個可比說這個水與波 所以水與波呢 就是說這個湧 風若動 水就動 湧就是說可比色 啊這個水呢 可比本來面目 這個水與波當體不二 所以呢 眾生隨這個業緣 那展轉這個一切的迷執 受這個輪迴六道的生死 這個都是咱迷失自己 不了解自己 侮弄自己 所以自己的月在空中 啊不了解這個本來的 咱的明照 千江有水千江月 這個水底的月 咱的照 把這個水底月 迷失自己 用這個假謂之我 這個水底月不是正月 譬喻說咱這個身軀 這個是假 隨這個外的六塵的轉變呷咱迷咱的心這個六塵像風波 咱的心像水底月 被這個風與水來呷掃動呢 咱的心就浮浮搖搖 因為咱這個精神物質 有這個身軀呢 難免 對這個精神物質的執著 所以對外執取 所以迷失自己 不了解自己 在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會生死輪迴 都是咱的迷失自己 懞懂 造業 這樣 才在這個六道在輪迴不息 所以咱就是要回光反照 審察咱自己 了解自己 這個就是要成佛作祖 所以諸佛菩薩就是了解這個妄即是真 妄即真 這樣 啊就妄了怎樣 甭通糊塗 妄就是妄 啊真就是真 光與暗不能摻作伙 他今嘛這裡說妄即真 咱的妄迷執著 即是咱的真如 即是咱的真如 這個真如就是都即是咱的如意 妄也是咱的如意 迷也是咱的如意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