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35(上)

所以咱今日幸福可以來出世在台灣 咯有這些佛法通好聽 有這些經通好咱研究 所以若沒來深入呢 看就多冤枉 多可憐 所以這個學佛就是要了解這個因緣生滅 要悟這個無生的道理 所以甭通妄執這個萬有 妄取這個萬有呢 執著這個一切 所以難免呢 不時讓這些物質生活的執著 難免造罪 所以會造罪 當下就是無明白 不了解自己 啊來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愚癡 這個叫做無明 所以是按怎講呢 譬如說咱不願要打一個人 啊打一個人你甘就是說這樣你就是好了否 讓你打贏你也是蹧踏你自己 打輸你也是蹧踏你自己 為什麼要去讓人打 打贏人呢 警察要抓 就來躲山洞壁裂縫 啊這個不是蹧踏自己 要解開這個無殺無法度啦 所以一失足千古恨 咱已經呷殺孽造下去了 殺到人了 難免呢 官廳得要抓 啊所以殺一個人甭免廿分鐘 啊跑路看要多久啊這不是在蹧踏自己 在蹧踏什麼人呢 所以就迷了我 我法二執 不了解這個真空實相 本來面目 自己迷失自己 來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這都是凡夫的做法 所以咱今嘛就是要來去這個無明 來了達這個真理 把這個一念的生起可以轉念 所以你若迷呢 一念的不覺 一念的無明起就無限的罪業 所以咱若把這個一念可以轉來好念 所以這樣可以轉 啊把這個無明可以滅 生死就永斷 所以這個 按這個無明 就是咱的一念不覺 矛盾自己 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這個愚癡的迷執 懞懂的做法 所以叫做無明白 這樣叫做無明 今嘛咱按這個無明的根本就是對哪裡來 所以就是說這個無始三細起六粗 這個就是根本無明 來這裡就是枝末無明 這兩種 所以有根本無明與枝末無明 因為不明白這個道理 不了解自己 迷失自己 所以現在呢 當下咱是滅咱的本性 所以無這個理論 這樣叫做迷理無明 不了解這個真空實相 咱若審察真實 這樣理論就可以圓徹 所以這個基本無明 就是咱無始以來 來到這裡 所以對這個理性呢可以通達 這個事事一切都迷失自己 啊來侮弄自己 事實上 你若了解這個對外一切的事體 這都是假 所以甭通迷這個事 所以因為對外取著就是迷事無明 所以對外迷事 內這個不能通理論圓徹 所以無這個理論 所以才可以對這個外的事執取 所以就是迷理 啊對外迷事 所以妄見這個一切的萬有就是咱物質精神的必要 所以對這個萬有的執持 對這個事相上執著 這樣叫做枝末無明 所以迷理無明就是說 一念的妄起 所以障蔽到咱這個自己 事事不了解自己 所以不了解說這個一切都是咱的心迷茫執著 所以這個心念若起 造一切的矛盾 所以萬法唯心 一切依心 所以咱的佛法最重大就是這個心 對咱這個心地下功夫去呷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創造自己 所以這個事理若可以圓通 所以可以通達這個中道的實相理 這樣呢 可以通顯發這個一切的迷執 所以咱今嘛要學的 就是要對這個理性圓徹 把這個無明要讓它斷 通解脫這個生死 所以你若這個中道可以圓通 理論圓徹 自然而然可以發開咱這個一切的迷執 撥開咱一切的矛盾 所以對這個迷事無明與迷理一切 這個就是咱要來學的研究的對頭 那麼這個迷理要按怎斷呢 得要對這個見思惑 所以這個見思就是咱的煩惱 生死的一項的關頭 所以這個見思若不明白 就去胡念 黑白想 啊黑白做 你呷對這個理性不能通達呢 永遠你就住在這個矛盾 所以既然呢矛盾到自己 侮弄到自己 哪裡可以出離這個生死呢所以凡夫一切就是無明白受這個障礙呢 真實來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咱今嘛要學的就是這個真諦理 所以有這個真諦理 可以離這些邪見 啊與妄亂的思想 所以要斷這個見思無明呢 第一要捨這個貪瞋癡 貪瞋癡你若沒捨呢 要斷這個見思呢 難又難 所以這個見思惑 見惑有五利使 思惑有五鈍使 五利使有八十八品八十八使 五鈍使有八十一品 那後壁面有講 你們自己去看就有 所以這個咱若沒謹慎 斷這個貪瞋癡 要成道難又難 所以二乘就是迷失這個俗諦理 因為聲聞 緣覺 都是對內著空 不能出假 所以就是迷這個俗諦理 所以咱學佛呢 這個空 假 中 這個三觀妙用就是對咱學佛很必要 這個空假中 三是一 是咱一心的妙用 第一就是說對外了解這個一切 都是緣生緣滅 不能永遠常住 這謂之假 這假觀 對內呢 就是空 什麼謂之空呢 內就是咱本來面目咱的思想就是咱本來 迷 變成思想顛倒夢想 悟呢 回光反照 萬有就是咱的空相中 咱當下想就是相 想什麼就有什麼 所以咱以前若曾看到的 想到 隨就有那個相 譬如說 我今嘛說飛機 你們有看到飛機隨就有飛機相 啊這個相就是咱有照無物 本來就是明故 這個本體是假 咱的本性是無一物 尚且無內外 你若想台北 咱的本性照到台北 想日本照到日本 想到宇宙 照到宇宙一切 所以本來就是充滿宇宙 明明照照 不過迷呢 所以迷失自己 所以二乘了解這個空的明照 所以可以對這個內在 可以心去妙觀察生出這個妙觀察智 這樣呢 可以通了解這個空理 所以入空沒出假這樣叫做緣覺 那麼權教菩薩呢 是不了解這個中諦理 執持這個二邊 就是我法二執 還有這個我在說法 我在度眾生 因為這個理論不了解說 我所說的是真或是假呢 這個聲音是一個名相 我說糖甜 這個糖與甜 這個聲音有物件否 無一物 因為理性可以圓融這個事體 所以事事無礙 理事圓徹 這號作中諦中道理 中道就是理論圓徹 這樣呢我說糖甜 有這個圓融這個事體你們隨時可以了解甜 那麼你們若沒吃到甜呢 你們按怎甜 無法度通甜 有甜也是你們吃到的 所以以前你們若沒吃到糖 哪裡會甜 因為會甜是你們自己會甜的 我說的不是甜 所以我在說法 無法可說 我無非是這個聲音 侮弄這個聲音 你們若聽無的人 按怎講你們就無法度通好深入 聽有是你們理體上可以圓融 無非是你們自己自利的 不是我可以教你的 所以權教菩薩還我有在說法 我有在度眾生 不了解說 無法可說 說的不是真 是假設這個名相而已 你們若沒去體會去那裡 哪有法度了解到那裡 所以他執著這個 我在說法 我在度眾生 不了解說無所得 無法可說 無眾生可度 啊若這樣 在這裡說要做什麼 我所說的雖是假 不過可以顯你的真 你們可以真實通徹 你們了解 你們會去自修 那麼自修是你們自得 是你們自度 不是我度 所以無眾生可度 所以我在說的不是法 是假設一個名相聲音而已 你們在聽實法 你們聽有才正法 所以佛當時他就沒說法 有的聽了也很矛盾 啊現在佛就在說法 怎麼說沒說法 對啊 他所說的不是法 這個佛的一音演暢隨類各解脫我說的隨人的見解不同 我說的是大家同體 大家聽相同 不過你們的見解有高與低 因為根若深 他的智慧卡高 可以了解很多 我說一項他們就了解很多 根器若淺 我說一項聽一項會入就很多了 所以雖是在說法 聽的不平等 是你們自己不平等 不是我說的不平等因為這個根器深淺的關係 理解上 所以有入沒入 那是個人的事情 所以總說一句呢 咱這個真理要咱自己啟化 所以甭通迷失自己 今嘛講的 咱得要通達 好好去呷思考 甭通聽過 這樣呷放乎過 這樣就可憐 聽完呢 咯再淨研 我今晚所講的這些理論 咯去呷思考這個就是可以通 通徹 可以啟開咱的智慧 可以圓徹一切 這個都是咱自己自證自修 無人可以度咱 所以無佛可成 無眾生可度 無法可說 這個咱要了解 所以咱今嘛按這個根本無明與枝末無明 什麼叫做根本無明呢 就是咱迷失咱的理論 不了解這個理論 這就是咱的根本無明 所以這個妄這個事體 迷執這個外的事體 執著這個萬有 對外執取 這個叫做枝末無明 所以這個咱要明白 內就是根本無明 對外執取就是枝末無明 因為無始以來 這個無明就是三細起六粗 自己迷失 所以這個精明合一來成立 有這個身軀 所以才無始以來 讓這個無明的掩沒 造成呷這個塵沙惑 讓咱這個生死不息 所以這個無明造惡 都是由這個不明白自己 無這個理性通好來了解自己 所以迷失自己 所以咱今嘛學就是要回頭是岸 苦海萬重波 所以無始無明到這陣在這個六道在奔波 讓這個苦惱呷咱一切的埋沒 所以這都是咱不明白這個五蘊 讓這個五蘊的這個埋沒自己 造成不明白 造這個善惡業一切的種子 所以在這裡在流轉生死 所以今日有這個理論 咱就趕緊來呷深入研究 了解這個善惡分明 甭通咯去造業 所以咱要學 第一點就是捨貪瞋癡 咯來就是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這樣才可以生出 深入這個理論 才會圓徹一切 才可以成就聖者 這個是咱要學的價值 所以這個善惡都是咱的無明白所造來的罪業 今嘛 咱這個識心會來投胎 為什麼太會來投胎呢 就是前這個行 所以為這個無明故 行使這些罪惡業 所以造這個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前的業識 所以就是這個行使這個造作惡業 所以行才會牽識入胞胎 所以這個業力的牽引 所以識是第八識 今嘛現量就是對這個八識 因為八識田中善惡業的種子 隨這個因緣上來受這個報應 所以這個業力的牽引 驅使咱這個投胎的念頭 所以找咱有緣的父母 啊才來投胎 所以是按怎會投胎呢 所以以這個父母的交感 所以咱看到四周都黑暗 所以唯見一款的 一幕的淫光 所以這個淫光有這個明 咱順這個淫光呢 去隨這個父母的胎內 入這個父母的胎內 因為咱為這個愛 無始以來這個執著 因為這個性呢 已經無始以來這個愛的留念呢 已經這個性質已經連帶 不能通離開 所以執著這個愛 所以這個愛呢的一念 所以這粒種子呢 來投胎 咱這個父精母血 隨這個愛的留念 你今嘛看這粒淫光 就是說父母的最愛 咱就是要爭 男的呢愛母憎父 依然會醋桶 所以對這個父可以 會呷氣 所以男就是愛母憎父 女呢愛父憎母 所以為這個愛的念來分作男女 所以那個愛的念 爭 所以隨這個父精母血入去 所以這樣呢 就入胞胎 既然呷入胞胎 生死就禍根就靠過來 所以這個生死禍根就是由這個恩愛的念頭 隨咱看到咱這個老母就是咱的妻 這樣呢去爭 女呢 看到父就是咱的尪 所以難免會起一念的妄性 所以順這個淫光才隨這個父精母血來成立這個生態 所以咱這個投胎的第一念 止觀有在說 初托胎的時呢 名為歌羅邏那當時就是說有三事 什麼三呢 一就是命 咱的識心就是命 二就是煖 三就是識 所以這個命就是咱的識心投在這個胎內 受這個溫暖才有這個成立這個名色 所以這個命就是由這個來產生 所以咱這個中間 就是老母的這個呼吸 這個風來送入咱這個內面 才會生出這個名色 所以這個精血成立 有這個風來送 自然這個煖性就成立 受這個母胎的溫暖 自然而然活動這個識心 在那胎獄 雖是說二百六十幾日至號作二百七十幾日 就來出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