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39(下)

所以由這個集諦呢 所以就是咱有這個貪瞋癡 這個妄念 所以這個妄念起的因 造就一切的矛盾 所以一切都是咱的殺盜淫的業力 生出一切的苦惱 所以貪瞋癡若滅呢 就無這個苦惱可以說 所以若滅除貪瞋癡呢 當下 自然就可以解脫 所以咱今嘛在妙用 就是了解這個一切 觀察咱的心念 把咱這個貪瞋癡若可以斷除呢 這樣就是滅集無苦 滅集無苦 所以可以滅這個集 自然哪裡有這個苦惱可說呢 所以咱有需要這個理論圓徹 把這個貪瞋癡來滅 苦惱就滅 不是甘那苦惱滅呢 要必須圓徹這個道理 所以若沒修道呢 理論不能圓徹 若無這些種種的道理 不能圓徹一切 所以這個道諦值得咱研究 所以這個道諦就是可以回光反照 以這個三觀妙用 自己來審察自己 要了解自己 創造自己 所以這個道諦可以轉三觀妙用 轉三十七道品來用這個道滅集苦 所以這個是聖者來修的境界 所以今 有一個問題呢 咱不能不了解 咱可以通聽佛說法 有這個四諦的道理 所以可以來開悟呢 這個是眾生的榮幸 所以有這些四諦理論呢 咱才可以成立這個聲聞 這樣可以入這個緣覺 所以這個四諦的理論呢 是當時佛在世 這個在鹿野苑初轉法輪 就用這個四諦下去三轉法輪 說法度五比丘 這個當時呢 佛用這個四諦呢 轉法輪 在鹿野苑度五比丘後 咯來就用這個四聖諦 轉四轉四聖諦 這個後壁面三轉法輪與四轉四聖諦都會講很清楚 因為佛四十九年所有的說法呢 沒離開這個四諦真理 所以這個諦呢 只有四諦 三諦 二諦 四諦就是苦集滅道 三諦就是道 轉來三觀妙用 叫做三諦理 二諦呢 就是真俗二諦 就是咱對外與內心 外是假 內是空 所以外的假叫做俗諦 內的真空實相叫做真諦 所以所有的諦呢 只有四諦 三諦 二諦 以外就不能講諦了 那麼這個四諦的法是佛講的 今嘛佛滅後呢 啊甭卻無法度 無佛來說法 啊咱就甘就不會修 因為咱現在呢 有這個佛的遺教有這些文字 有人在說法 這樣呢 有這些經典種種 咱若可以去呷它研究 所以依然同體 親像佛說法相像 咱依這個言教可以通了解咱自己 所以有這些佛法通來呷咱開導呢 咱現在呢 若可以去呷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可以覺悟自己 所以對這個四諦的真理呢 去呷了解呢 當下呢就是聖者 最沒還咯有聲聞境 所以聲聞也是聖者 所以咱這個六道就是說 天 人 阿修羅 地獄 餓鬼 畜生 這六道就是苦惱的眾生 啊咯來呢四聖 四聖就是說 聲聞 緣覺 菩薩佛這四聖 所以四聖合六道呢 剛好攏總剛好十法界 所以要做聖者 也唯一今嘛咱現在 可以親聽到這個佛法 雖然說現在無佛 咱可以來聽到這個佛法也是可以通圓徹一切 所以以前有佛在說法 不是說一定得佛來說法咱才可以通深入 現在無佛的時陣 不過這個佛法還未滅 你有這個經典呢 就是佛的存在 所以咱這個三乘的聖者呢 都是佛在世 那當時來說法來度化 三乘聖者就是說 就是說這個聲聞 緣覺 菩薩這三乘 這個三乘的聖者都是佛在世來度脫的 不過滅度後 還咯有這些經典呢 可是咱若要來研究 可以通通徹這些理論呢 依然同等 無佛在世 咱也是可以成這個三乘的聖者 你若深深要研究呢 最無也還有聲聞境 所以最好就可以做菩薩 最無也得要成緣覺 這樣才是達取目的 所以這個學佛呢 你若深入這個四諦 你若可以呷親身去呷體會 可以通把這個四諦轉法輪呢 當下就是聖者 這個就是咱值得咱研究的這個四諦 苦集滅道這個就是咱要深深來呷研究 才可以成就這樣 今嘛 咱來分釋 分乎開 一段一段 咱由這個第一這個苦諦 這個苦呢 苦是咱逼迫性的 因為咱矛盾自己 侮弄一切的矛盾 這個是咱的愚癡 眾苦無邊 回頭是岸 所以這個逼迫就是咱自己身心未安然 自己迫 所以一切的苦惱都是咱的思想顛倒夢想執著這些 所以這個苦的因是集諦 今嘛苦 分作這個按怎會痛苦 因為咱的身心 種種的苦楚都是咱的這個矛盾 所以叫做逼迫性的苦 所以法華經有在講 三界無安 眾苦充滿 這個三界 三界就是說欲界 色界 無色界 所以這都是沒平安 因為天界依然會墮落 你在這個天界的樂 無非是暫時的樂 福若盡墮落下來依然眾苦無邊 所以眾生呢 都是在這個六道在輪迴苦楚 所以三界無安 眾苦充滿 因為這個一切都是咱的迷失自己 所以這個苦惱呢 有很多款 咱舉一個例 依這五種來呷講 第一就是說 依這個自身的方面 咱這個身軀就是說生的苦惱 啊難免有這個身軀呢 難免有這個病 有這個病 後壁面有這個老與死 所以這個身軀 受這個因緣的牽引 所以這個外界的這個因緣 依這個因緣來勞磨 磨折咱的這個身 苦楚咱這個身軀去勞磨動作 做工作 所以受這個環境 因為這個肢節 為了要吃 啊疲勞無所不至 啊就這個身軀得去操煩 得去做 若沒去做呢 沒通吃 所以你咯殘廢依然也是 像說有的貧窮人到六七十歲人家有的就躺在床上 他也得咯一張車子咯去裝貨 咯去賣物件 種種 咯去拖磨 所以這個身軀來講 有這個生老病死 啊咯這個身軀的飢餓 啊與這個拖磨 這些苦 今嘛第二 依咱這個心 對咱內心的方面 受到這個貪瞋癡慢癡 與這個嫉妒 所以怨恨 所以受到這些憂思苦惱 所以這個痛苦萬分 咱這個身心不能安然 所以都是咱這個貪瞋癡 所以會憂思苦惱就是咱受這個外塵的染著 內心呢 這個身心不能安然 對外生出這個貪瞋癡 啊生出這個癡妒與怨恨 所以受這些磨折 憂思苦惱 這就是咱的身心最第一為難 在這個世間的過程的磨折 第三呢 依這個外境的方面 對外呢 你咯無事情 有當時啊水災火災風災 這個水火雷電的號作厄 有這個這些災厄的苦楚 咯來呢 黑寒細凍 不就熱 受這些風雨的這個襲擊 這都是咱對外來的痛苦因為這個一切呢 都是有這些災犯 所以因為這個災犯呢 不是甘那風災水災火災 以外呢 還有虎狼豹彪與這些蛇蝎 這些毒害 所以有這些危險 種種的苦惱 所以這個都是依這個環境 啊這個一切都是這個自然的災禍與這個虎狼豹彪都是咱所有的苦 第四就是說依這個人事問題 因為人與人的中間 難免嫉妒怨家相打啊與這個刀兵與這個土匪種種的侮辱 所以受這些冒害呢 都是咱壓迫咱的身心 所以這些都是咱自己威脅 所以這些一切都是咱的業力所有的牽引呢 這個恩怨仇殺 這都是咱的嫉妒起因 譬如說 這個一個人呢 愛一項物件不能到手 這個物件去讓人呷咱拿去 咱的怨恨就起 瞋恨心就重 所以會仇殺都是這個 可比說男女之間 那個失戀 愛不能到手 所以精神就失態 所以種種的苦楚尤其是咱若去做不對 受到警察來呷咱抓 監禁 種種 這個一切都是咱的 對咱來憂亂 所以由這個內心的妄亂 啊與這個外患來惹起 因為咱一切愛不能到手 生出嫉妒 啊有這些仇恨 種種的妒忌 所以愛不到生嫉妒 這個內自然就生出這個亂性 對外才可以犯這些殺盜淫 種種的這個外患 所以這個咱內若沒亂 外就不會去做錯誤 雖然說你不會做錯誤不過這些刀兵劍厄 這個依然是很可憐 譬如說 卡早日本與號作咱這個第二回的世界大戰 若像阮的年歲都躲這個防空壕 聽一個飛機聲就活要怕死 躲呷跑無路 所以身心都未安然 極苦楚 所以這號作內亂外患 依這個人事問題來號作苦楚 第五呢 這個死後有種種這些惡趣 譬如說你在生所作所為的惡孽 死了以後呢 難免墮落這個三惡道 殺一隻雞得要出世做一隻雞 殺一隻鴨得要出世做一隻鴨 所以咱的造殺 成就這個 來生出這個畜生界 咱若造惡業 墮落這個地獄 所以這個種種的苦楚 所以這個老死都是咱的憂患的心 因為這個憂患的心就是咱前的貪瞋癡 所惹的一切的這個業力 難免呢 有去造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這些一切的這個 這個精神物質去創造的這個一切的矛盾 這就是咱自己憂患的心去造一切的迷執 所造的呢 才會來死後墮這個三惡道 所以這個都是咱的憂心苦惱 隨時驚這個天災人禍 死後地獄餓鬼 種種的苦楚 所以這個苦是無限苦 這是咱現在呢 所了解的有這五款的苦 咱前對這個第一苦的 這個苦諦 這個苦諦的中間 有逼迫的苦 因為這個三界如火宅 眾生都是怨家 眾苦無邊 叫做逼迫的苦 咯來呢 依內心這方面呢 依貪瞋癡疑慢 種種這些嫉妒 怨恨的苦 所以依這個外界呢 因為這個冷熱風寒 種種風雨 這個水火雷電 種種的外面這方面呢 這個瘟疫災難 虎狼豹彪蛇 這些 受這些所攻擊的苦 第四依這個人事問題 刀兵賊盜 種種 受人侮辱與這些一切的壓迫所以這個怨恨仇殺 種種的妒忌 啊咯有這個刀兵劍厄 種種 這些匪賊 種種的苦惱 五呢 有這個生老病 這個依這個身軀一切的可憐 所以有的全身軀所纏身的惡疾 這個一切的苦惱 所以生老病死有這些種種天災禍患的生死苦 所以以上就是說 咱自身這個內心所受的呢 一切的苦惱就是說 咱這個內心 依這個心理狀態 對外境所接受的呢 自己無非造成這個苦楚 一切的迷失 矛盾 所以讓這些人事問題 總說 這個環境 這個金錢號作運用與一切這個所犯的這個範圍 所受的一切 都是這個人事問題 所以種種的苦惱 為了這個生活 種種物質生活與咱的精神生活 所以起出這個五濁惡世的這個中間 所受的一切 無論正報與依報都有 所受的正報是說咱這個身軀生老病死 所以這個就是咱的正報 這個依報呢 是咱這個一切的國土與一切的外境 就是都咱的壓迫 受這些環境的壓迫 種種的苦楚 這是咱人生 一世人的束縳與這些種種的危險 這些痛苦呢 無常 所以呢 這個叫做苦諦 所以咱這個人生的過程呢 不出了這個依 正二報的苦楚 所以這個咱要來設法取消這個一切的苦惱 來追證到這個一切的這個 這個快活 因為人生的過程呢 理論若未圓徹 這個身心未安然 種種都是咱的自己的自性壓迫 迷執外塵 痛苦無邊 所以咱若沒追求這個真理呢 永遠在這個心理狀態的變化 與這個外境的壓迫 所以為了這個追求目的 種種 所以要了解這個苦的來源是由什麼而起呢 所以都受這個五蘊的驅使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