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法門

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48(上)

看半溪中就放筏 像一些這個用禪的說 用禪的就很好了 甭免立文字了 這個文字呢 執著這個文字 這樣矛盾 因為無這些文字哪可以啟發咱的智慧呢 有這些文字 像咱的筏仔 咱若到岸呢哪有那麼憨要咯舉那筏呢 所以有的到半河就要放筏 這實在極可憐 像一些那些學禪的人不立文字 你若對這個文字去啟發 啊會著文字魔 這樣實在是很可惡 這樣講法實在極矛盾 舉手動作 這一切都是文字 你若無這些動作與語言 哪裡可以教化人呢 語言動作皆是文字 所以這個 若無這些語言動作文字呢哪裡可以啟開咱的迷執 一切的矛盾 你若學未成就 未到說到 這樣可憐 未證說證 未悟說悟 這個極可憐 其實你若學入來 你若找到本來面目 你哪要咯矛盾呢 所以咱這條筏仔呷坐過溪 上岸 太有哪一個憨人要舉那個筏仔上去上去玩 所以要了解這個 渡河當用筏 到岸不需舟 你若說到岸了連船也甭免 所以這個意思要了解 這個是咱的修行的過程呢 過程中 你若沒用這些語言與這些文字來引咱的路 無法度 所以這個語言動作也是咱的路引 依然是在引咱這條路 按怎走 按怎走 一步一步 一切你若通達 回光反照呢 這個當下即是咱的空相 咱的本體上 攝持一切的這個外體 這個外的事體 這是迷 啊你若可以迴光返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萬有都是咱的空相中 這樣哪裡有什麼通好關係 因為咱這個迷失自己 才讓這個外塵呷咱迷去 才會去造這些業緣 你若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對外一切就無關 把這個執著 一切就都捨離 因為咱這個執著若沒捨呢 哪裡可以回歸本來面目 這個執著就是咱的毛病 因為有這個執著呢 才會發生這個毛病就是咱的貪瞋癡 對外才會去造惡業 造這個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這個執著都是咱的毛病 金剛經也有在講 如筏喻者 法尚應捨 何況非法 你若了解這個筏仔的譬喻呢 既然呷過河 你就放筏了 咱這個法呢 所說的都是法 說得到 看得到 想得到 這都是有為的法 你咯正法得要捨了 甭免說非法 是按怎說呢 按怎正法得捨呢 因為了解我今嘛說的 雖是我今嘛現在講的都是正法 雖是正法 是在通達你們的真實 這個我說的都是假 都是假 無真 是你們顯達才是正法 所以正法得要捨了 何況這些非法呢 所以這句話 咱就是在讓咱了解一切 無智無得就是在破咱的迷執 這個咱要咯注意 就是說通常所說的這個智 智是咱知空之智 今嘛所說的智呢 是在配合咱迴光返照審察自己 這個妙照 這個妙照 所以這個才可以顯智 你若沒審察你自己 不能了解自己 所以這個審察的中間就可以顯智慧 智慧若通達 才可以照見五蘊皆空 所以這個照就是咱的審察自己 可以徹見徹證 五蘊皆是咱的空相 五蘊皆是咱的思想 有端正沒端正 這個就是說智 就是咱當下未悟的時啊 自己審察自己 迴光返照 審察自己 才可以啟發咱的智慧 智是在破這個五蘊的相 咯來得呢 是按怎無所得 這個就是咱的空理 因為咱的自性通達 理論圓徹 哪有所得呢 無所得 因為迷呢 有所得 哦 我聽很多了解很多 有所得 真實 你若證到這個空義通達 本來面目若顯達哪裡還有咯得呢 就無得 所以這個是咱的空理 這個一切呢 這個是咱的空智 生出咱的空智呢 所以才讓咱可以通理解 因為初入要讓你了解這個人空的道理 所以人空的道理若不了解呢 還咯迷在這個我 因為有這個我呢 才有你 這樣呢 有一個你與我的差別 才會去生出這個爭鬥種種 所以咱這個有所得 就是說你有這個智慧 才有這個理體的成就 有這個理體呢 才會破這個我空的理由 所以這個人我就是咱執著 啊你沒初入 對這個智得 有智慧與有所得 這樣依然不會成立 初入就是說 有智與有得 你若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到那陣呢 哪裡還有一個智與得 所以這個破咱這個聲聞 緣覺到權教菩薩 今嘛這個智得就是在破咱這個我法二執 我法二執 有一個我與你 有我在說法 種種這個因緣和合 迷失咱這個真實 一切法皆是緣生緣滅 所以說法一切都是假 所以才無法可說 所以這個無法可說才是正法 有正法是你們通達才是正法 你們若理論沒圓徹 咯按怎講就無正法 譬如說 初來聽經的人 聽無呢 越聽越在那裡 一直厭煩起來 啊若聽到卡在講事相的 說笑話 說一些卡這個事體上的 大家都執著喔 聽得真好 哦 他說得那麼好 啊這些聽無的呢 這些聽無的就說 嗐 聽得這麼煩呢 啊 沒多好啦 聽無啦 因為這個經典呢 都是深入淺出 這個理體若沒去圓解呢 慢慢聽 慢慢聽才可以圓解 聽無也要聽 聽無也要聽 認真聽 到尾啊聽有就了解 所以這部心經若通達呢 你們到那裡聽就都是咱的了 卡講就不能出咱的手中心 按怎說就不能出咱的手中心 說對 說不對 咱隨知道 啊你若不了解呢 他說不對 你也說很好 這樣很好 那都很好啦 所以這個理論上沒圓徹 所以不了解呢 都是盲從 人家說的就對了因為這個理體上 對這個社會的理論有卡超越 喔 很好 很好 不了解說 他說的是真或是迷 有正法 無正法 不了解 所以咱這個無智無得 就是在破這個聲聞緣覺與這個號作的時陣那權教的菩薩 這個特別要注意 這個若無這些法呢 不能破開咱這些矛盾 這樣 咱對這個要特別注意 所以一切法都無法可說 所以這個無呢 是對迷才說無 你若真實找到本來面目 連這字無也無 本來就無一物啊 哪還有什麼通好講 所以才可以破這些一切的迷執 這個是咱這個特別要明瞭 今嘛咱這裡 咯特別要注意的 來講哦 講這個空 空是在空這個五蘊 空是破咱的迷執 顯咱的真 因為這個空若解無呢 有的解無 啊有的解呷空亡 有的解呷邪見空 空就是咱的自性的空相 你若通達這個 了解這個五蘊都是咱的凡夫的法 破這個五蘊就是咱破咱這個凡夫 讓咱了解這個思想顛倒夢想執著 這個五蘊就是在端正咱的思想 思想若端正當下就是離苦得樂 因為迷住這個五蘊 對外的執著 所以咱的夢想執著 這些都是咱迷咱自己 一切煩惱 盲從 一切都是咱的五蘊的迷執 所以這個是在初入破凡夫 你若這個五蘊通達 這樣叫做聲聞境 空這個四諦 十二因緣呢 是在破二乘法 今嘛空四諦 四諦就是說把這個苦集滅道 這個呢 這個就是在教咱通達這個生死由來 因為這個四諦的法就是說對這個苦諦 就是說三苦 八苦 無量苦 這都是咱的集 集就是五蘊 十二入 十八界 十二因緣 集這些一切的矛盾 所以這個造業才有這個生死 所以這個四諦與十二因緣就是說 讓這個二乘 就是咱的緣覺 可以滅這個無明 還滅這個十二因緣 無明若滅 生死就滅 這號作破二乘的執著 可以解脫這個生死 咯來這個空這個智得 這個就是在破這個權教菩薩 所以權教菩薩就是執在這個我法二執 還咯有所得 有智與有得 有智與有得呢 就是說我還有在說法 還有在講經 有在說法 有在度眾生 這個就是我法二執 有所得 我在講經 大家可以去成就 那就是我度的 這樣就是迷執 有智與有得 有得就是說有在度人 啊我有智慧通好說法 啊我有在度眾生 這個就是咱權教菩薩所執著的這個我法二執 咯來說空五蘊之智 這個就是人空智 因為空這個五蘊就是破咱這個人生問題 這個人生的過程苦從哪裡來 樂要往哪裡取 所以用這個五蘊 呷你破你的思想 那個執著 因為咱的顛倒的思想 就是咱的矛盾自己 讓這個貪瞋癡 啊有這個我 所以執著對外去造業 矛盾自己 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這個五蘊就是在端正咱的思想 這個人緣問題要按怎來離苦得樂就是用這個五蘊來呷咱破 才可以端正咱的思想 才可以離苦得樂 這個有證到真理呢 就是要破咱人空的理 因為這個五蘊了解說有這個身軀 這個是生老病死的 所以這個理體上讓你可以了徹 把這個身軀甭通看太重 這個身軀甭免上三萬日 出世到死 二三萬日的中間 死了後矛矛盾盾 所以迷迷糊糊 這個五蘊就是破咱的思想顛倒 執著這個我 才會去造業 所以這個理論若沒圓徹呢 不能破 所以為這個生死問題 這個都是對這個二乘修證的結果才可以成立 所以這個聲聞境 你若沒對這個五蘊深入呢 不能通去了解這個人生的過程 都是苦惱無邊 所以用這個五蘊 破咱的實際理論 讓咱會端正咱的思想 當下就是離苦得樂 這樣是成立這個聲聞境 咯來呢空四諦之智 是這個法空智 用破咱這個一切法 都是假 因為對這個外是成住壞滅 所以這個四諦呢 就是要讓咱了解這個苦集滅道 這個理體上可以圓融 可以集道來滅苦 集這個種種的道理 來破咱這個迷執 啊破咱的苦惱 破咱的生死 所證的就是咱的理體 啊這個理體呢 要了解這個法空理 這個就是咱的內在通達 這個萬法都由心 這個就是說緣覺聖所親證的理體 因為這個四諦的理論 集這個種種的道理 圓徹這個集諦呢 就是五蘊 十二入 十八界 這個諦理可以分開 可以去分發 可以活用 這個是法空理啊 這個法是咱的自性通達去呷親證的 所以這個可以通了解這個五蘊 十二入 十八界 十二因緣 諦理可以分發 去可以去度化眾生 這個謂之菩薩修證的結果 今嘛這個空智得 這個無智無得 這個就是說俱空智 所證的之理是俱空理 今嘛這個俱空就是菩薩 大菩薩的境界八地以上 了解一切都皆空 智也空 理也是空 所以一切都是無非是一個咱的修證 了徹 有這個理論圓徹 這個都是假 這都是佛陀所修證的結果 了解這些才可以開導咱這些迷執 所以對這個權教菩薩 就是把這個無智無得 讓他去啟開這個一切都是 皆俱空智與俱空理 這個理都是咱的自性通達 智是咱的明照 這個理是咱圓徹的 所以這個內在是無為法 出假都是名相 這個都不是真 所以甭通咯執一個理性 所以這個是修證的結果 咱現在呢 要明白這個智得 這都是皆指這個法空智與法空理的這個意思 這樣才是無智無得 今嘛這個理論都是了解咱本來面目了 這個自性通達了 才可以通到這個境界 無智與無得的意思 是按怎說呢 這個具足 具足這個是說 了解這個俱空的理論呢 這是咱具足一切 這是按怎說呢 因為咱的充滿宇宙 一切就通徹 所以佛法無量義 法界自性通 自性通達 這個理都是咱的自性通達的 所以對這個外呢 所說的都是假啦 所以人可以度呢 都是自度 咱不能度半個 所以無眾生可度 無法可說 這樣呢 才是真實 你若不了解這些呢 還咯 最高還咯在權教菩薩而已 所以這個智得若可以俱空 了解這個就是說 值得咱注意這個有所得這個迷的中間 有所得 回光反照 是咱本俱的 譬如說 我說糖甜是你自己有甜 不是我說的聲音有甜 所以咱這個值得咱注意 不是我說你有得了 有得甜了 無所得啦 我說什麼都是假 是一個名相而已 不是真實 你們聽有 是你們自己本俱的 你們自己有的 不是我說你們才有 本來你們就有 是沒講 你們就無 有講你們就有了 所以迷的中間 你們來聽 聽有當下就是即是了 聽無呢就是咱還咯迷 所以因為這個機緣的差別 所以這個才有這個迷來聽呢 聽無 因為根器沒到那個 聽未到那個 所以像咱在走路 在這裡有到台北的人你呷有在這裡 遊玩到台北的人 你說新營你也會通 說嘉義也會通說台中也會通 說台北也是會通 啊若走沒到的人 你就走到新營說到新營 喔對 新營對 按怎按怎 喔對 啊嘉義按怎按怎 嘿 不知道哦 不知 所以這個就是咱的根性還未到那個 你若古早人不曾看過飛機 你呷講飛機就跟他相爭論 說空中會飛 那都無影 又不是鳥 你呷說有火車 古早人不曾看過火車 你呷說火車 你就去讓罵 火要按怎作車 啊火作車 來坐車 你不就去讓燒死 所以你就去讓人罵死 所以你有看到 有了解到 說起來 喔對 沒不對 所以這個一切都是旨趣 入這個覺 他是指這個外塵 啊來深入咱的本來的 所以今嘛咱這部經呢 都在指咱這個空 指咱這個空 就是讓咱這個聲聞 小乘的法先深入 所以這個四諦呢 都依然對這個空義深入 才可以徹證徹悟 所以可以徹底證到這個第一義空 這個若沒對這個空義入 無法度 所以這個四諦的法門呢 開展出去 無所不通 無所不曉 因為把這個苦的果 呷咱開拓這個苦的果 就是三苦 八苦 無量苦 讓咱可以了解這個苦 會慕集 這個集諦才用這個五蘊 十二入 十八界 十二因緣 來破咱這個一切的迷執 端正咱的思想 把咱的生死才可以解脫 所以這個解脫後呢 有這個空義 有這個三觀妙用 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找咱自己找咱本來面目 這樣呢 真實你若找到本來面目 徹證到本來 這叫做第一義空 一切都空 所以皆空的道理呢 這個都講完 圓融了達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