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法門

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49(上)

【承上起下】 「以」就是因 啊這個後面呢 所以然呢 所以然 怎麼樣 承上那個因與果 因與果 所以這個佛法都是因果問題 有因便有果  啊他所變的魔術呢 頭一個先對這個「苦諦」 呷你講三苦、八苦、無量苦 讓你了解這個苦的果 啊這個秘密在哪裡? 所以人生的苦對哪裡來呢? 才咯呷你開導這個五蘊、十二入、十八界 這個就是頭一回 所變的奇術  咯來呢 他所變的奇術 就是人生問題 這個生死大問題 所以生對哪裡來? 死對哪裡去? 才呷你開導這個十二因緣 所以這個十二因緣就是生死的由來 才呷你解破這個生死 要按怎解脫? 知其然 所以然要按怎解脫呢? 才咯呷你開導這個還滅 還滅這個生死 所以讓你了解說 這個生死由來 都是咱這個無明的種子  所以一步一步 呷咱開導 所以才用這個四聖諦 讓你可以轉無量四聖諦 變不完 所以這個變不完  今嘛這個「以無所得故」 以上所講的 這些種子都是要了解上面的工作 得咯倒翻 所以對號作「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 得要對這個咯倒翻 倒翻 今嘛由這個 這個頭前咯翻到後壁 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為止 這個是揭穿佛的秘密 要按怎做佛? 今嘛這裡就是一佛乘  所以這個「以無所得故」 以上就是「舍利子啊 是諸法空相」 咯重翻 今嘛講的 跟以前講的不同了!  對「舍利子」就是說 對佛的十大弟子中 最第一 智慧第一 「是諸法空相」 一切法 所有以前所說的 所有的法 都是咱的本來面目那個空照 空照 有照無物 這個本來 空不能解無 空是破咱的迷執 顯咱的真實 是在講咱的本來面目 那個有照無物 叫做空相  「是諸法空相」 一切法都是咱的明照 有照無物啊 是你的本來面目 迷故 你若會了解說 你本來面目 本來就「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  是按怎無所得? 就是你本來就具足 本來就本俱 沒缺呷半項 迷故 為了這個臭皮囊 所以才以前呷你講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受想行識」 哦!要咯揭穿這個秘密 我今晚所有要講的 這個都是揭穿佛的秘密  「舍利子」 咯重翻 「色不異空」 你這個身軀 這個臭皮囊啊 沒 各樣你本來面目來投這個身軀 才有這個身軀 才有這個思想 所以你的身軀 沒離開你的思想  所以這個「色」呢 就包括咱這個身軀 及這個山河大地 一切 宇宙一切 都是色 啊這個色的包括 連咱這個臭皮囊 都是咱 不離咱的空相中 「色不異空」 沒離開咱的思想 沒離開咱的明照 本來就明照 「空」就是破咱的迷執  「空不異色」 你的思想 就是有這個山河大地 一切的物質 色聲香味觸法 這五塵來呷你迷執 有對外的取著 你才有這個思想 「空不異色」 你的思想 沒離開這個外 這個事相 事體 若無事體 你就無思想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這個解是卡簡單解  但是今嘛這裡解的是一佛乘 要講呷太淺去 對這個道理上 未配合  所以「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你的思想沒離開)你的身軀沒離開你的思想 啊你的思想沒離開你的身軀與外塵 這個可以這樣說  今嘛來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 哦! 你一切的這個外塵的塵著 與你這個臭皮囊 本是 本就是 當下即是 即是你本來面目 即是你本來面目 當下即是你本來面目 要聽乎好哦! 這裡得要認真聽嘿 甭通不知道  咯來「空即是色受想行識」 因為你的本來面目 空即是 即是你這個臭皮囊 這個身軀 即是 讓這個身軀 有這個身軀才有眼耳鼻舌身 對外塵去染受 受! 有對這個外塵的染受 才有這個思想 想! 有這個想 才有顛倒的行使 執著 行! 行是造業 行 這個行使 能按怎 所要呷按怎 所以這個行使的中間 想了決斷 這個第八識 識! 這個識 尾仔這個識 就是第八識 才起造業 把這個身軀去造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這個由來呢 就都咱的思想顛倒夢想執著 尤其是這個有這個臭皮囊  會思想 啊才有這個貪瞋癡 啊這個身軀才會造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這個十惡不赦的罪 所以無始以來 這個十惡帶著 所以可憐 習氣 迷故 所以就是凡夫  今嘛這個謎底 了解這個臭皮囊 是咱的對待啊 當下你要了解說 「是諸法空相」 一切法都是咱的本來明照 本俱的性德 本來就具足 明故 你的想就是明照 想飛機就有那飛機的相 想火車火車的相 想什麼就什麼相 所以一切法 都是咱的空相 有照無物 本來面目呢 具足一切 具足  所以本來就不生不滅 本來面目哪有生滅呢? 所以因為「三細起六粗」 無始以前呢 是明 明呢無一物 所以說空 你說無嘛 寂靜 靜靜 所以空淨明 明 你明呢 能照 有照 照這個山河大地 所以有照呢 空成有 有照空成有 有這個山河大地 這個淨轉動 動呢精明合一 才來生這個身軀 分成這個六和合 就是有這個眼耳鼻舌身意  所以這個「三細起六粗」 才漸漸 這個意識對外塵的接觸 所以這個思想才顛倒 無始以來讓這個無明的造業 就是說六粗  起初 無好與無壞 所以「智相」 咯來漸大漢 就有這個「相相續」  接觸這個外塵 直直接續 啊接續了呢 就有這個愛取 「愛取相」 會曉要去拿 會曉要拿 無好與沒壞  所以有這個愛取相 漸大漢 七八歲就有一個你的我的 這個差別 有這個名字相 所以「計這個名字相」 你的我的 這樣就會爭 會爭呢 那陣沒造業  到十五六歲 十七八歲 一廿歲這個中間 漸漸相續 這個名字相 漸執持 來呢就「執取相」 一定要拿到手 要達取呷我的目的 執取 沒我的不行  所以這個執取就是去造業 造這個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這些罪業 所以你呷有這個因 難免有這個果 就是相相續 這個造業 已經到這個 一定要取 所以這個取這個外 對外的執著 沒達取到我的目的 不能  所以你呷有執取的相呢 自然去造殺盜淫呢 就「業繫相續」 有這個業力的牽引 啊所以有業力的牽引呢 就咯來投生 啊投生呢 這個果中咯再造因 所以這個果中咯再造因 難免咯出世 生死生死  咱這個十二因緣之前講得很清楚 為了這個愛取有 造出這個一切的無明 業力 所以佛把咱這個無明 教咱圓斷 生死才會斷  所以因為有這個愛取有 才會造罪 無始以來這個塵沙 的這個塵沙惑 就是說咱的罪業甘那像塵沙 無量無邊 眾生都有一個有情 都有感情在 所以這個有這個感情呢 難免這個情縳 見面就咯中了 所以為了情呢 在這個生死輪迴中 再造 咯再造 所以無始以來 眾生無盡 都是咱的對頭冤家主 大家就都是  所以今嘛揭穿咱這個秘密 就是說 你本來就無生無死 也無加也無減 所以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也沒去垢染 啊也無加也無減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也不會卡加 也不會卡減 時時在空中  所以這個本來面目 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 都是咱的空照而已 迷呢 才有生死! 悟呢 哪有生死?  所以云何有生死? 就是有這個業識 有這個臭皮囊 你執著這個臭皮囊 才有生死 所以今嘛咯「是故空中」 你本來就空照 本俱的性德 本來就明故  你本來面目是受到這個五蘊的迷惑 今嘛來就無! 無! 這個「無」呢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你本來面目是明而已 哪裡有這個五蘊通好?  今嘛是揭穿這個本來面目 你若可以回光反照 找你本來面目呢 哪裡有這個五蘊可講? 哪裡有這個眼耳鼻舌身意? 哪裡有色聲香味觸法? 無這個六根六塵六識 可講 是咱迷故 才有這個臭皮囊 色就是身軀 五蘊色、受、想、行、識 這個色就是外的六塵與咱這個身軀 臭皮囊 有這個身軀 才有眼耳鼻舌身 對外面接受 受才有想 才迷這個塵垢  所以這個五蘊 就是無始以來 迷咱這個本來面目 所以你若可以迴光返照 審察自己 找到自己呢 哪裡有這個五蘊可說? 無啦!當下就無生與無死啦! 這個臭皮囊不是咱的了! 這個不是! 咱的本來面目充滿宇宙 具足一切 圓滿一切 所以無這個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耳鼻舌身意 一切 無眼界 無意識界 無這些!  所說的 今嘛就是說 無! 這個「無」呢 就是已經本來面目揭穿  「舍利子啊 是諸法空相」 這個就是揭穿你這個臭皮囊 甭通執著  這個不是咱的啦 你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找到自己 本來就具足  不生不滅了 所以因為咱迷失自己 讓這個五蘊呷咱驅使 所以讓這件臭皮囊呷咱蓋住了 所以咱的種子呢 躲在裡裏 所以你若揭穿咱的本來 所以佛的把戲就是用這個大被單 把咱這個臭皮囊蓋住了 這些秘密沒揭穿  所以要讓你了解說 本來面目是什麼? 所以佛沒呷你揭穿這個本來面目是什麼? 所以咱本來面目呢 就是明! 明而已! 說不到  咱當下也是明 未來也是明 以前也是明 明 這個明能照 咱的想就是照 想就是照 想到火車照火車 想到飛機照飛機 所以這個有照無物 才呷你說空  所以你本來面目 是無一物 無一物 無一物嘛 你說無也不對 本來 面目非因緣與非自然 不能讓這個因緣的環境呷咱迷住 所以咱一切  所有一切都是讓這個因緣的環境 才有這個因、緣、果 受這些驅使  五蘊的迷執 造業 才有這個生死輪迴  所以今嘛呷咱揭穿這個 無! 就是要讓咱了解你本來面目 無一物  所以讓你了解這個十二因緣 生死由來 都是讓五蘊的驅使 這個無明的束縳 呷咱迷住了 造這個愛取有 這個業因 才有這個老死 生與老死 這些 在生死不息  所以佛呷你講「苦海無邊 回頭是岸」 這個生死是無量無邊 無始以前來到這裡 無量無邊 咱都在這個苦海中 所以有這個臭皮囊 在這個三界內 一切就都是苦  所以這個「在苦不知苦 在迷不知迷」 今嘛呷咱破咱的迷 咱就是為了執著這個臭皮囊 有這個我法二執 有這個我 有這個你的 我的 這個一切 所以才呷你說無所得!  為什麼太〈怎〉會「無所得」? 本來就具足 具足 沒缺半項 本來就是明明照照 現量你也是明明照照 啊明呢 迷故 不了解咱的明照呢 所以這個思想 都對外執持 心向外顛倒 裡面這個一切相 變成迷失 所以思想遂變妄亂的相 妄亂的相 不能達取這個實相  所以因為這個思想顛倒夢想執著 所以咱的心都對外取著 內這個實相 遂迷失到這個相 所以才變幻相 幻 幻 幻化不實 不了解咱的相 咱的明照 把咱本來準那蓋住 自己蓋住 像一面鏡 用土砂準那呷掩蓋住 沒凍看  你說無嘛 也是明 你咯按怎蓋 這面鏡就是明 是讓這些土砂呷蓋住 不會照而已 所以就是說 本來就具足 明照 是讓這些五蘊的驅使 這些塵沙呷咱蓋住了 咱這面明鏡 咱這個明照 讓這些五蘊呷咱遮住  所以為了這個臭皮囊的執著 我 這個號作我 所以因為這個我呢 執持這個我 萬項就是得我 無這個我不能 死了也是還咯有這個我 所以咱迷呢 死了這個意生身 你若回光反照 審察到本來面目 單明而已 無一物  所以這個「無」 就是說 你本來就無一物了 是明故 具足一切 所 以才呷你說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無意識界 對這些一切都無  所以這個「無」 就是了解咱本來面目 就是無這個色聲香味觸法 無 對外的這些外塵 因為無這個五蘊 無這個身軀 自然就無這個外塵的接觸  啊無這個外塵的接觸 咱本來面目是什麼? 咱的本來面目每一個就遍滿宇宙 明照宇宙 無內與無外 具足遍滿 是迷故 心量窄 心窄地窄 所以心量窄 心窄地窄 才有這個生死 才有這個身軀執著  所以為了 這個 生死由來 都是咱迷失自己 所以不了解自己 所以要教咱這個臭皮囊要按怎無  所以佛要圓寂的中間 阿難問四事:「佛有在呢 有佛可所靠 佛滅後呢 無所住啊 要按怎住?」 所以佛:「你要以四念住為住」  所以佛就呷咱講 你要了解這個『四念住』 「觀身不淨」 云何觀這個身軀不淨呢? 這個身軀 這個頭殼至呷腳 這個腦髓 眼屎 鼻屎 耳屎 種種 肚子裏全都是屎 不是甘那肚子裏 這個皮膚一切都是臭皮囊 都是號作細菌組織 這個呢不是咱的 這個身軀不是咱會主意的 這個身軀是自然界 所以你要觀身不淨  所以你就是有這個臭皮囊的身軀呢 才會對外界去受 接受 「觀受是苦」 聽到好的 聽到壞的 看到好的 看到壞的 一切都是受這些迷惑 造出咱的苦惱 造業 所以因為你這個受 就是咱的不了解故 對外的執持 執著 要達取咱的目的 才會去造業 有造業呢 難免 苦果 有苦因就有苦果  所以這個因果可怕 所以有因有果 啊有善因善果 惡因惡果 因果怎樣可怕呢?  人來咱這裡 咱呷打一下 呷欺負一次 他今嘛回去 直直不願 漸漸不願 不時不願就都跑來在讓咱打 咱沒呷打 他自己打 到尾啊咱去到他家呢 咱呷打一下 他的利息要呷咱拿多少 不知! 因為 咱有呷打一下的因 所以他到那裡 要呷咱打一百下 他還不歡喜 啊利息是按怎生? 那麼沒天良! 就是他自己不願所想來的那個 讓咱打的 那個因 不時他自己在打 那些依然要找咱討 啊叫咱賠利息 所以利息會驚人  人來咱這裡 咱對人好的因 一塊糖果好 一杯茶也好 大家有趣味  講話有投機 今嘛來到他那裡 哦!這個利息依然很會生 他很歡喜  樂因有樂果 咱有對他好 去到位他也很好 咯開上千塊 他也很歡喜 他利息依然灌很多給咱  所以這個因果可怕 所以有因便有果  所以咱有這個臭皮囊呢 甭通落得 讓這個對待的 這是咱的對頭冤家主 咱得要看開這個臭皮囊不是咱的 它這個自然界 它自然 它自然有這個生理狀態 你若說身軀咱的呢 肚子痛 咱嘜讓痛 無法度! 它的自然要呷你痛 咱在生病 嘜讓生病 甘會塞? 無法度! 它自然那個體質 這個五臟六腑故障 它就要呷你生病 所以萬項咱都未〈不能〉主意 這個身軀不是咱的  所以咱這個「身心要分開」 要推開這個身心 要殺死咱的這個身命呢 要按怎殺? 第一要捨貪瞋癡 要時時打死咱的念頭 啊要按怎打死咱的念頭呢? 時時回光反照 問咱自己 思想有端正否? 咱有了解五蘊、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緣這些 咱有照這個經行否? 有受到這個外塵牽引否? 所以時時要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找自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