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法門

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56(上)

因為有這四生就是都有這個身軀 有這個身軀就有對外這個物質與這個咱的身 有這個身軀自然呢就有這些執著 有這些感情種種 為了這個身軀的生活 所以咱人呢 就是有這個身軀 有這個五蘊與十二處與這個十八界 會呷咱牽罣 所以咱今嘛要遠離這個 得要有理論 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把這個五蘊的迷執 就是對境取著 思想不端正 所以這個思想不端正呢 才陷在這個因果的這個漩渦中 所以咱了解這個五蘊十二入 十八界 十二因緣 都是咱的妄計執著 造業 在這個生死輪迴 不能解脫 所以咱可以通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自然而然找到本來面目就是遠離 這些一切四生六道這些 既然呷遠離這些呢 自然就無這個罣礙與遠離一切的這些妄想執著這些 這樣呢故名叫做般若波羅密多 你若可以遠離這些 自然就是般若 就是這個咱的所要學的 這個顛倒呢 顛就是說這個倒頭的意思 以頭殼來做腳 啊以腳來向天 頭來向地 這樣就顛倒轉 所以咱這個人呢 就是頂天立地 啊你甭來用腳走 要來用頭殼下去作腳 啊腳才來向天 這樣就是顛倒 因為咱若身心不能安然 啊思想顛倒夢想執著 這個思想若顛倒呢 就是妄亂咱自己 蹧踏咱自己 甘那像咱頭殼倒頭栽 倒頭走 所以因為這個夢想執著 這些顛倒的思想呢 都是咱迷失自己 所以因為這個對外的取著 啊才蒙蔽咱的心 啊咱的身心呷未安然 受到這個物質精神與環境的阻隔 種種的牽累 所以才得有這個顛倒的執著 所以這個是一款的譬喻 意思就是說咱的眾生得要警覺咱的本來 本來面目就是明明 迷呢咱的本覺 準那背覺合塵 認假作真 所以因為這個妄計一切的這個矛盾 所以受到一切的迷執 所以才號作顛倒 咱圓覺經有在說 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呢 種種顛倒 猶如迷人 四方易處 以東為西 以南為北 今嘛圓覺經說咱一切的矛盾 眾生就是說 無始以來呢 這個無始就是說咱本來無一個開始與無一個終止 因為三細起六粗 有這個身軀 蒙蔽到自己 所以才種種的顛倒的執著 就是說可比說以東為西 啊以南為北 這個迷失自己 妄亂自己侮弄自己 認苦作樂 以苦為樂 不了解這個因果 所以都背覺合塵對外取著 所以譬如說 喝醉酒的人顛顛倒倒 說他這樣很快樂 所以迷呢 不了解在迷 不了解迷 在醉呢胡言亂說 漏氣步盡展呢 他不了解說他這樣顛倒 他說他快樂 現在醉他說沒醉 這樣顛顛倒倒就是說 可比說他指這個四方 以東為西 以南為北 黑白 顛倒頭轉 所以這樣 不能通解開這個迷執 所以在迷不知迷 咱今嘛不能說咯來妄計 來執著 了解這個世間一切 都讓這個塵著來呷咱迷倒下去 所以世間都讓這些種種的牽罣來生出這個四倒 什麼叫做四倒呢 對這個世間一切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世間一切咱有為的看得到的 講得到的 這都是無常 不能永遠這個就是說緣生緣滅 生生滅滅 這樣不了解說一切 對外看得到 連咱這個身軀一切都是無常 咱妄計說為常 所以這個叫做常倒 第二呢 對這個世間妄計為樂 譬如說 把苦來作樂 譬如說朋友跟朋友 招要喝燒酒 說這樣很快樂 不了解說酒瓶仔朋友都是相害朋友 啊來大家互相你要灌我乎醉 我要灌你乎醉 啊在那醉醉的中間糊里糊塗 這樣迷茫執著 喔 他在醉的中間說很快樂 所以世間一切都是苦 萬項都是苦 所以以苦為樂 所以為樂倒 第三呢 世間一切的法 不了解說都是無我 以這個一切法來迷失自己 執著自己 有這個我 因為有這個我 才會對外造殺盜淫 惡口兩舌妄語綺語 所以迷失這個我 不了解這個身軀不是咱的 不了解說這個真實本來面目 所以妄計這個我 謂這個我倒 第四呢 對世間一切 這個不淨的法 不清淨的法 妄計到清淨 像咱這個身軀一切都不清淨 所以這個身軀 有的這樣 物件就這樣很有衛生 喔 啊就清潔相 其實你多清潔相 吃下去肚子內呢 都變屎 所以有的一款執著的人 碗洗好幾十遍 啊就喔啊 無所不至 這樣直直洗 洗呷這樣 啊才咯用那骯髒巾仔咯擦一下 這樣說擦乎乾 這樣說號作清潔相 所以不清淨說這樣號作清潔相 所以這個一切呢 要了解說咱這個身軀都是不清淨 這個身軀 全身軀就都是細菌組織 頭至呷腳底 無一項有清淨的 頭殼 頭殼頂 頭髮的骯髒 啊這個頭腦 腦髓骯髒 眼睛有目屎 耳朵有耳屎 鼻有鼻屎 嘴吃下去就不清淨了 全身軀都是細菌 全身軀都 肚子內都是污穢 無一項清淨 所以誤認咱這個身軀的向肉 這個身軀說號作清淨 所以謂之淨倒 所以這個世間 妄計到這個世間為樂 不了解說這個是一個落射影而已 這個外境呢 甘那一齣的電影 這個錄影帶若做下去 一切 哦無常顛倒一切 目咪啊 剎那 那電影在做呢 一目咪啊一目咪啊 剎那剎那 所以可以說這個心對外 不了解說世間甘那像一齣戲 咱這個做人像戲迷 戲上若在做說在讓人殺 在讓人追 他在假裝逃 咱就心在驚啦 喔 甭通讓他抓到 啊人在哭 人是假在哭 咱就跟人哭 不了解說這個戲棚上 一目咪啊 戲棚上很窄 咱的做人呢 像一齣戲 戲棚上很窄 按怎窄呢 千里路途 三五步 百萬軍兵 四五人 那個沒事實的影射呢 一目咪啊就生死的中間 不了解 喔 咱這樣很久 這個心呢 甘那為了這個我 未死以前呢 喔 很久很久很久 所以不了解說 這個錄影帶做一齣戲多久 沒一兩點鐘 喔 做好幾齣了 所以這個都是無常 所以緣生之法 我說即是空 所以都緣生緣滅 所以為了這個因緣的迷執 所以呢 都不了解自己 啊在侮弄自己 讓這個因緣的漩渦中 成這個自然的變化來造種種的因果 所以咱今嘛 揭開這個宇宙的秘密 就是因緣與自然 咱讓這個因緣與自然的漩渦 蒙蔽自己 侮弄自己來迷失自己 蹧踏自己 造這個業力 牽引這個因果 所以妄生妄死 所以這個生死輪迴在這裡在生死不息 所以都是咱 不了解這個無常的過程 身心受這些一切外境的牽累造成一切的矛盾 所以咱今嘛頓開這個宇宙的秘密就是真空妙有 宇宙一切就是真空妙有 這個真空妙有就是這個因緣成自然 咱本來面目呢 是非因緣與非自然 非因緣非自然 不過三細起六粗 漩渦在這個自然界 讓這個因果的流轉 在這裡生死不息 咱今嘛可以通了解這個迷執 所以要趕緊回光反照 要來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找到本來面目 才可以永遠離開這個顛倒的夢想執著 這些 咱今嘛咯來看這個後壁面 號作會講很清楚 啊因為你 咱這個俱舍論十九 這個大論三十一 咱若有俱舍論啊與這個大論 去呷看就了解這樣 就是永遠離開這個因緣自然的漩渦 所以這樣謂之淨 凡夫因為有這個身軀的精血 成這個身 哪裡有淨 所以都受這個外的這個因緣的磨折 所以因為眾苦 都是咱的對外緣這個外境 所以境無好壞因心有 心對外的取著 難免呢受到這個物質精神的交感 所以這個一切 為了這個身才來讓這些塵著的煎熬磨折 這些種種都是咱 一切迷失自己 永遠漩渦在這個五蘊的驅使 造業 所以這樣哪裡有一個樂可講呢 所以咱這個妄心就是生滅 妄心就是生滅 這個妄心當下就是心猿意馬 剎那生滅 目咪啊想來台北 啊今嘛目咪啊想來高雄 喔 啊今嘛台北 想台北生在台北 啊今嘛想在高雄 台北死咯跑來高雄生 所以一目咪啊想那裡 一目咪啊想那裡 一目咪啊這樣 一目咪啊這樣 所以這個妄心就是剎那的生滅 這個心 是對外的思想顛倒夢想執著 哪裡有常住呢 所以這個叫做夢想執著 無常的生活 這個心呷沒常住呢 永遠就是苦 受這個因緣的牽帶 情執與這個精神思想不正常 所以這個精神思想不正常呢 種種的因緣的所生 萬法就是執著 所依的就是這個我執 有這個我的牽帶 所以有這個我的牽帶呢 難免才有這個四倒 所以這個眾生的迷都是咱迷失自己 把咱自己的真心來呷迷住了 蓋住了 所以呢 這個就是一款的妄見執著 所以佛陀就是了解咱這個世間眾生 面面都是佛是迷故 謂之眾生讓這個因緣與自然的漩渦 呷咱時時 呷咱蓋住 蓋住咱本來面目 造成這個一切的矛盾的享受 譬如說 有錢人 啊拿錢來喝酒 來跳舞種種 這樣他說號作享受 實際呢這都是矛盾顛倒的 以苦為樂 你若有錢的人呢 若將那些來布施 來放生 造一切的善業才是真實 身心可以安然才是真樂 是按怎號作身心可以安樂 所以問心無愧 這樣就是安然 快樂 咱佛的弟子呢 都要有這個戒儀 所以因為這個戒呢 使讓咱這個我呢 可以不會去 若要從這個我可以來 這個我執來消滅呢 要了解這個四念住 所以當時阿難問四事 問說眾生現在呢 咱這些弟子 有佛在呢 有依靠這個佛 依住這個佛 可以來打開這個一切的迷執 佛若不在的時呢佛若滅後 無所依 啊無所住要按怎 以什麼來住 所以佛呷講 我若滅後呢 爾等 要常依這個四念住為住 什麼叫做四念住呢 就是說有四款的念處 也可以說四念處 時時要用這個四念處來觀察 審察自己 所以四念處就是說 觀身不淨 你若可以觀身不淨 可以對治這個淨倒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