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心法師開悟愒:「悟者非色亦非空 無生無滅無內外 天地不能為函蓋 刹刹塵塵影現中 隱顯即入無罣礙 法身充滿宇宙中」阿彌陀佛!
  • 49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心經講座:南天台般若精舍開心師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71之56(下)

第二就是說觀受是苦 因為咱這個眼睛耳朵鼻嘴對外塵接受 所以可以都是讓這些外塵呷咱引誘 造業 所以觀受是苦 所以可以對治這個樂倒 第三要觀心無常 因為咱這個心猿意馬 咱若可以一心自己觀察自己審察自己 甭通去乎心猿意馬 這個心若有定力 可以一心來有正念啊有觀心就是說 觀察自己 審察自己 這樣就是說 這個心可以通常住 所以心若有常住呢 就可以通對治這個常倒 咯來第四呢 觀法無我 因為要了解說 一切所有的物件 山河大地物質一切 錢財 美色 愛慾 名利 這都是無實 這就是虛妄無實所以這個一款虛妄無實 因為有這個我執 有這個我 有這個我呢 才有這個我的你的差別 所以有這個你的我的差別 所以有這個身軀這個我執才會去造業 啊造業呢 難免才會生死輪迴 所以這個我呢就是咱的對待 身軀就是咱的對待 所以了解說這個 觀這個一切法無我 萬物 甭通有這個我執與法執 這樣才可以對治這個我倒 所以這個就是說 很有價值咱來呷研究 咱來要小心 對這個四念住呢 好好來號作來呷起用 小心來呷觀察 自然呢 對這個身心就可以安然自在 所以這個 這樣就可以遠離這個顛倒的執著 所以這個四念住就是對治這個四倒 所以時時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找到自己 才可以達取到這些真實 了解這個四倒都是咱的 不了解這個四念住 所以對這個四念住要認真來做種子 惦在心地來諸惡莫作 眾善奉行 這樣呢就是永遠心可以清淨 永遠離開一切的夢想執著 這些這樣 夢想就是說眠夢 啊眠夢的中間呢 是咱的幻想 夢就是想 想就是夢 這是一種的虛妄不實 不是說睡著才有夢 所以迷的人呢 有當時啊在那裡坐 啊嘟嘟〈垂頭〉黑白想 人在呷叫他都不知道 所以在那裡迷迷想 究竟是在想什麼 所想的是虛妄不實 不是煩惱 就是迷執一切的事業種種 那都是不實 所以這個夢想 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 所以這都是虛妄 因為咱若在這個世間 你執著在這個賭博 啊日時在賭博呢 暗時眠夢 他依然也是在賭博 日時若愛跳舞 暗時依然是去舞廳 所以這個眠夢呢 都是隨咱的著境 所造的一款的幻相 所以迷在這個思想的中間 眠夢也是咱的思想 所以迷在這個思想的中間呢 不是說的確睡著才有夢 所以沒睡你也坐在那裡打睏 直直夢 嘟嘟啊想 嘟嘟啊夢 所以一切都所夢的 都是咱的障蔽 所以這個夢想就是咱的思想執著 所緣起的一款的幻境 這樣才號作夢想 因為妄就是無正軌 妄的反面 對待就是真 有真就是無妄 妄就是迷故 這個一切妄迷執著 就是咱的思想的執著 所以眠夢是譬喻 所以譬喻這個一切都是咱的眠夢 咱大智度論有在講 如夢中無實事 謂之有實 覺既知 無而還自笑像說譬喻眠夢的中間呢 這個無實事的事情 這樣夢去說 哦啊 我這樣賺多少錢 啊做多少事業 哦啊 覺知呷這樣很歡喜 很好 你若醒來呢 笑自己說 哎 咱太會夢去呷這樣 歡喜呷這樣啊 所以眾生迷的時呢 像眠夢 所以這個眠夢是剎那生滅 那眠夢一目咪啊而已 一目咪啊 可以說一分鐘的夢呢 你一日的工作做不完 所以咱迷妄就是認這個萬法為實有 所以迷迷夢這個一切 對外甘那像那個剎那變化的物件呢 說永遠實在有 所以在這個人緣的中間 短短無三萬日 這樣覺知說 哦 我這樣很久 啊我這個賺多少 富有多少 子孫多少 這都是妄認這個假為真實際呢 你若覺悟了呢 時常就笑這些憨大呆 咱譬一個例呢 有的重子孫 富有人 子孫一大堆 哦啊今嘛子孫足有孝 很富有 啊子孫很多 啊子孫很有孝 啊執著子孫的人 死了後足艱苦 死了後你還咯認識說 這些子孫咱的 不了解說死了 頭一日 人若在哭 他就在那裡足艱苦了 這個神經系統若解脫了呢 迷迷茫茫 在這個中陰 這樣迷迷糊糊甘那像眠夢四處去 到這個七日呢 你若倒轉回來 哇 入門子孫都沒要相借問 無一個人要相借問 叫人人也不應 問人人也不聽 看到身軀呢 都腫脹 哦啊 啊那麼艱苦 子孫叫不動 教 教不動 問也問不應 那陣的痛苦呢 萬分 所以迷失咱本來呢 執著那個自己 這個我 死了後依然以這個意成這個身軀 執著這個我 不了解說 既然呷精神離開這個身軀呢 世間就都無份啦 所以還執著說我的子 我的孫 這樣叫人 人也不應啊教人也不動 那中間的痛苦不得了 直直恨恨不絕 我在賺這麼多錢 讓你們在用 啊你們這陣對我這麼忤逆 不了解說生與死就陰陽隔開了 無隔礙了 咱若死呢 子孫就無咱的份了 所以你若了解說這個眠夢都是假 這個人生無始以來都像眠夢 都是假 所以你若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會笑自己 所以迷呢 明明有六趣 悟呢 覺悟無大千 覺後無大千 你若這個眠夢每項就都認識說 哦 每項都很多 每項都有 迷的中間都是讓這些物質精神呢 拖去茫茫轉 你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找到本來面目 哪裡有一切 無一物 所以覺後無大千 所以連大千世間就是都塵著 那些都有因緣自然 不會去讓這些牽罣啦 所以人生如夢 所以這個覺悟呢 時時覺醒咱自己 才可以了解說 過去都是咱的眠夢 所以你若找到本來面目 若覺悟了 才了解說萬法都是妄幻不實 只有自己笑自己 咱那會無始以來 漩渦在這個自然中 讓這個自然的漩渦 這樣茫茫迷迷 宛然在那裡甘那像真的 所以事實上 你若覺悟了呢 這個事事物物都是全非 一切都是假 所以這個迷茫執著 有這個我執法執 才有這個生死 你若可以回光反照 審察自己 了解自己 這樣自然呢 覺後無大千 咱要了解這個凡夫就是認妄作真 謂之顛倒 因為讓這個夢想執著 錯誤的思想 這個迷執 究竟呢 了解都是真實的顛倒 因為迷失自己 才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叫做顛倒的執著 因為迷失自己 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這個不是顛倒 沒要叫做什麼 煩惱也咱想的不願也咱想的 一切都咱的如意 萬項都是咱自己想 自己做 啊做一做呢 才來在吃虧 啊這個吃虧什麼人 吃虧自己 啊吃虧自己就是在蹧踏自己 咱靜靜那裡坐來煩惱 不是在蹧踏自己 所以這個顛倒的夢想執著 這都是咱迷失自己 侮弄自己 蹧踏自己 所以才叫做顛倒的夢想 來呷稱呼 一切的夢境呢 都是咱幻化不實 幻境 因為咱的思想的幻現 所以才來一切迷迷糊糊 矛矛盾盾 這都事實都咱自己的是與非不明白 所以咱這個一世人甘那像夢中人 錯認這個夢謂之真 造成一切這個矛盾 醒來才知道說這是一款的幻化的情境 所以你若回光反照 才了解說這都是幻化不實 一世人甘那像南柯一夢 這個南柯一夢呢 有一個故事 因為一個舉人呢要考校 咱卡早要考校得要歸一個趕去京城才可以考校 啊要入京考校 有的路程呢 走得四五月日 有的整年的 啊這個中間呢 難免得要在路上住宿 啊這個舉人剛好來到這裡 都無有一個屋通好休 哦 啊日頭現快要 漸漸暗去 啊直直走 直直驚 啊在山中 看今嘛無厝 要怎麼辦 剛好遠遠看到燈光 哦 原來就一間寺 啊那晚準那來住在寺內 啊這個出家人 他是有見性者 他是見性了了 看到這個舉人呢 他的氣質與他的修養 真實有修行的價值 所以這個可以通勸導他來修行所以一直看他入來就很好禮對待 啊那晚呢 叫他這個吟詩作對 所以大家都互相這個學問 大家都很好 他也讚嘆他 他也讚嘆他 所以那陣呢 這個舉人才笑這個和尚說 啊哎 你這個憨和尚 你好好榮華富貴你不做 你來住在這個山上修行 這樣這個一世人的過程 甘不是很枉費 浪費在這個幸福的中間 不能去呷幸福 浪費在這個山間 這樣寂莫過日 住在這個山上甘不是很可憐 你有這款的學問 應當明日作伙來跟我去考校 來去幸福 你有這款的才能呢 啊未曉通幸福要按怎 這個和尚說 你在憨 我才是不會跟你憨 這個舉人說 哎 你在憨我現看你就很憨 你咯說我憨 啊才問說 你是按怎笑我憨 這個和尚呷說 你憨呢 一世人一目咪啊 短短一目咪啊而已 啊短短一目咪啊呢 生死事大 生從何處來 死要往何處去 不知道呢 足可憐悾生憨死 迷迷糊糊 一世人無三萬日 啊墮落這個愛欲 這個眠夢的中間來悾生憨死 死了後呢 這個肉爛 骨腐 啊這個我這樣不了解 妄失這個我 啊來虛榮過日 哎 可憐 你才是憨 在這個舉人呢 說我沒聽你在唱啦 你在憨我也跟你憨 我來做官最幸福 死了就反死了就無去了 還咯有什麼 啊那晚上大家互相就去睡 過早上 這個舉人就呷相辭說我要走了 他才交待說 咱一世人實在是甘那像眠夢 一目咪啊而已 你就趕緊來修行卡對 甭通做夢啦 你若做夢永遠就在這個生死輪迴 你若可以回倒轉來 來修持 可以通有這個佛理通圓徹 趕緊來找到本來面目 這才是正實的大樂 所以這個舉人也沒要聽他的話 準那跟他相辭 啊準那包袱款著就走啊這個走的中間 所以這個熱人的中間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